和记平台:香港普通话专业协会主席:让下一代流利运用普通话 前景更广阔

频道:和记平台 日期:

  中新社香港1月28日电 题:香港普通话专业协会主席:让下一代流利运用普通话 前景更广阔

  中新社记者 王嘉程 索有为

  “我们的责任是要让香港的下一代会很流利地运用普通话,让他们将来有更广阔的前景。”在香港从事普通话教育逾20年的香港普通话专业协会主席、京彤普通话中心创办人靳彤彤,日前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。

  靳彤彤的普通话教育中心(中心)创办于1997年,彼时香港刚刚回归祖国,内地也正处于改革开放的热潮之中。“这种天时地利人和,让我走上了普通话教育这条路。当时的香港,也掀起了一股学普通话的热潮,因为港人看到了我们国家的发展前景,觉得普通话非常重要。”在她看来,这样的契机,是时代给予的。

  一张台、一张椅子、自己一人任教,这就是中心最初的模样。靳彤彤形容,那时就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没有资金来源、没有太多先例可循。当时,特区政府“两文三语”(推广中、英文及粤语、英语和普通话)的政策刚刚出台,学校层面普通话课程也是刚刚设立,个人开办普通话中心的更是少之又少。

  随着内地与香港的交流愈来愈频繁,香港家长渐渐开始意识到,小朋友将来长大了找工作需要同内地交流、需要掌握普通话;而成年人则因为自身工作需要来到中心求学,靳彤彤的学生慢慢多了起来。为了满足需求,中心开始设定分年级的课程,接收3岁或以上的各类学生。

  “当时是幼稚园、小学、中学生都有来学习的,成人课程也是红红火火的。”靳彤彤忆起初创岁月,“中心的成人学生有律师、医生、银行经理、政府公务员,还有需要考‘基准试’(教师语文能力评核)的语文科老师等,遍布各行各业。”

  由于许多成年人白天上班,课程会设置到晚上,她与老师们从早教到晚,颇为辛苦。不过,面对认真用功的学生一个个进步明显,靳彤彤和她的同事们感到开心满足。

  她举例说,有一位医生的孩子自幼便跟她学习普通话。到中学二年级时,这个孩子在国家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获得一级的成绩。后来考到了香港大学的医科,如今跟他父亲一样,成为了医生。还有一位小姑娘来学普通话时才小学三年级。父母几年后带着她到内地旅游,结果小姑娘一开口,让旅游团的人问他们一家是不是从北京来的。“她现在都做会计师了,我还参加了她的婚礼。”说起事业有成的学生,靳彤彤的笑容洋溢。中心的努力获得各界认可,2018年,靳彤彤牵头成立了香港普通话专业协会,凝聚起多家业内教育机构、专家、政商界人士等,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陈勇、邝美云还非常乐意地担任了协会的顾问。

  靳彤彤认为,香港的普通话教育者是内地与香港沟通桥梁的搭建者之一。长久以来,她对自己的事业充满了责任感、自豪感。然而,近年香港多次发生社会事件,普通话被部分人“政治化”,单纯的语言教育在此期间也受到巨大冲击。她对这种对立的情形百思不得其解,“这种现象其实对香港的下一代,甚至于下几代人,都是很可惜的。祖国越来越强大,香港不依靠祖国、不把握好大湾区的机遇,反而把自己给孤立起来去对抗发展趋势,令人非常痛心”。

  靳彤彤忆称,2019年修例风波期间,一些同行老师在公共场所用普通话讲电话,就引来一种仇视的目光。那时,许多中资公司被砸,自己对于中心亦是非常担忧,“我们也很害怕,也跟管理处沟通,要把玻璃都封起来、招牌也要挡起来……讲普通话好像成了罪人一样的”。

  香港国安法的立法实施,让香港社会逐渐恢复宁静,人们的生活逐渐回到正轨。“这个才是香港人最希望的。”靳彤彤说:“香港国安法真的可以说是‘一国两制’行稳致远的定海神针。”

  如今面对疫情,中心的课程、普通话朗诵大赛等活动受到不小影响,但靳彤彤表示,自己在香港推动普通话的工作不会停步,“我们身在香港,但是我们背靠祖国,我们责任就是要让香港的下一代学好普通话,令他们将来有更广阔的前景”。(完)

相关文章